新穎視角
成為一名醫生從來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是在今天。想要成為醫生的那些人,可以說是在這個國家裡最優秀和最聰明的那些人所要做的,不僅僅是要拿到全優的大學畢業證書,還...
托馬斯‧弗里德曼(Thomas Loren Friedman)是猶太裔的美國記者、民主黨人,三屆普利茲新聞獎獲得者,及《紐約時報》Op-Ed(時事評論)的專欄作家。他的專欄主要關切國際關係,以提倡以巴和平、阿拉伯世界現代化與全球化而受到矚目,並會談及這些議題背後潛藏的危機。他今年8月中在《紐約時報》發表了題為「特朗普和習近平算計的對與錯」的文章,卻有失偏頗...
大紀元最近獲悉,去年起中國各地統戰部門被發動起來調查僑眷,蒐集海外華人的全面信息。消息傳至海外,在華人社區激發不同的反應與反思。
道家的創始人老子,曾手指浩浩蕩蕩的黃河對孔子說,為什麼不學水的大德?(《道德經第八章》)孔子問,水有何德呢?老子說:「上善若水」,並告訴孔子水有「九德」。從那以後,孔子每遇到大江大河,都會仔細觀賞,謂「水有九德,是故君子逢水必觀」。兩位聖賢可能沒想到,也許都想到了,二千五百年後,古老的智慧仍在指引人們生存和抗爭。
中共當局與港府掩蓋香港血案的黑幕,將隨著真相的一點點曝光而大白於天下,除了具體的行惡者將遭到報應外,也將讓更多的香港民眾認識到幕後的指使者中共的邪惡。
隨著美中貿易戰的升級,美國前駐華大使博卡斯(Max Baucus)上月底受訪時說,特朗普總統是在玩「等待的遊戲」(waiting game),正在掌握與中國達成貿易協議的時間。博卡斯實際上不是特朗普的粉絲,他是前民主黨總統奧巴馬時代的參議員和駐華大使,他一直對特朗普的貿易戰策略和對中共的強硬態度頗有微詞。但博卡斯不得不說,「特朗普在某程度上非常聰明,近乎卓越...
赤壁鏖戰千年前,東風祭起燒戰船;而今風浪東南起,驚濤一吼賊船翻。天地識得英雄膽,大劫一到浪滔天;歷史潮流滾滾去,淘盡共匪換人間。
偉大的香港民眾的反送中運動,已持續兩個多月了,就在各界猜測中共會不會武力干預、會如何出手干預時,中共國務院高調宣布,要在緊鄰香港的深圳建設什麼「先行示範區」,擴大金融開放度,建立教育、醫療、科技的創新中心等等。顯然,中共一邊設法平息香港的反送中,一邊放出風聲,有意減低香港對中國大陸的重要性,甚至有意以深圳來「複製」香港、「取代」香港。
世界上大概沒什麼地方比北極更特殊了,從地圖上看,上北下南,北極在世界的最上方、最頂端。凜冽的寒風和冰冷的海水,人跡罕見絕無污染,可能是只有神仙、超人,或世外高人才會考慮、才能呆得住的地方。有趣的是,世界上許多國家都聲稱擁有北極,至少是其中的一部分,但現有的國際法規定,北極不屬於任何國家,也沒有任何國家可以從地理或地質上證明,其國土的大陸架可以伸延到北極。
命運既然是天定,命運能改嗎?怎麼改?本文從中華傳統文化中總結的智慧結晶告訴你改命運的善道、好方法!
喬治‧華盛頓,美國國父,在接連兩次選舉中都獲得全體選舉團無異議支持,本可成為終生總統,但在兩屆總統任期屆滿後,華盛頓拒絕競選連任:「我走在尚未踏實的土地上,我的所作所為將可能成為以後歷屆總統的先例。」他向美國人民解釋,「你們再繼續選我做總統,美國就沒有真正的民主制度了」。
註:2019年7月20日,專家、學者聚集美國首都華盛頓,在馬州洛克維爾市蒙郡議會大廳召開「二十周年法輪功反迫害中國問題研討會」,從社會、歷史、法制、經濟、中美貿易等多層面進行分析。本文據筆者在論壇的演講整理而成。
破解對命定論、算命術的誤解1.為何同年月日時出生的人命運會不相同?2.皇帝的八字,在民間也會有,為何他就不能當皇帝?3.一埸大地震死幾十萬人,難道都是死命嗎?4.如果人人都相信禍福前定,人們就不必努力工作了嗎?
人們的生死禍福、貧富貴賤、窮通得失、乃至科場中舉、貨殖營利、婚姻等,世間發生的每一件事都是註定的,是神(上帝、上天)安排的。例如唐朝天祐初年,有個叫李甲的人預先得知三十年後將戰亂不斷,死傷人民六十餘萬人,三十年後事實真的得證;漢光武時代的賢才準確預測一個墓穴在葬後的一十八萬六千四百日那天坍塌。
自從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當選並執政以來,針對他的批評就一直不斷,除了他的競選對手民主黨之外,還有那些鼓吹「政治正確」的人士,在川普競選總統時發誓他不會當選但最後咽不下這口氣的人士,認為傳統的道德觀應該為同性戀、墮胎等等「現代觀念」讓路的人士,在同中共的生意中獲得了好處的人士......等等等等,使得川普很可能已經成為了美國歷史上所面對壓力最大的總統之一。
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日前在推特中针对四位少数族裔女议员提出的一个建议,让她们“回到祖国幫忙收拾殘破不堪與犯罪猖獗的爛攤子,展示能力与才华之后,再回来夸夸其谈”的推文,遭到了诸多批评,其中主要来自民主党对手。但认为川普会因此“闭嘴”不再碰触这个话题就太不了解总统的性格了。
近日來,中國珠江和長江流域連日暴雨引發大規模洪災,近400條河流超過洪水警戒線,其中湘江多處決堤。湖南、江西、廣西和廣東等許多地區已泡在洪水中。而中共官媒對此或是隱瞞不報,或者只是輕描淡寫、大事化小地提一下了事。但同時,中共官媒卻對美國首都的暴雨和紐約停電等新聞十分關注,大篇幅報導。其詭異的做法令人得出一種印象:要問誰是最關心美國的人,那是非中共官媒莫屬啊...
關於中共統治下的社會道德水準不斷下滑的話題很多,其中最為典型的一個例子就是,當有好心人上前把當街摔倒的老年人扶起後,經常會被訛詐錢財,令人唏噓不已,慨嘆今天的社會怎麼了?!
今天在網上看到一篇報道,題目很吸引人:「大長了中國人民的志氣:北京開始抓美帝的人了!」。趕緊點擊打開看看,怎麼就令中國人民的志氣又大長起來了呢?
BBC新闻网7月12日报道了一则新闻,说“反送中之后,香港富人移民意愿激增”。有批评者指责他们这样携带自己的财富移民国外是不爱国、不爱香港的表现。支持者则认为,这是他们逃避中共统治、追求自由生活环境的权利,也是充分地、灵活地运用了中国古老的智慧——“三十六计走为上策”的具体例子。
從上世紀90年代末開始,中國的改革中就出現了明顯的權貴資本主義特色。近30年來,海內外一直在談權貴資本主義,但對它的評價始終圍繞著腐敗這個話題轉悠,卻沒有進一步深入下去,因此也留下了一些值得思考的問題。
如《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一書所揭示的,共產邪靈雖然扶持蘇俄起家成爲第一個共產極權國家,但蘇聯並非中心之國,其文化對神安排世人最後得救的中華文化影響並不大。邪靈也衹是利用蘇俄將共產主義輸入中國並幫助中共坐大。上世紀90年代,蘇聯及東歐原共產陣營國家一夕解體,蓋因其歷史作用完結,中共已然成熟勢必要跳出來做正邪大戰的最後一搏。
在當今之中國,一談到中國傳統王朝,就會引出許多謬理,「幾千年傳統王朝哪有什麽可贊之處?皇帝獨裁、臣民愚昧、殺殺打打,從不消停,衹讓中國日漸衰退,羸弱挨打,到頭來幾乎國將不國。」 加之中共輿論喉舌幾十年來精心散佈欺騙之言,讓一些中華子民誤認爲中華傳統王朝一無是處,「唯有共產黨才能救中國。」
7月8日,中國滬深兩個證券市場均出現大幅下跌,慘遭「黑色星期一」。市值蒸發1.58萬億元。再結合近日不斷吸引全球目光、中共越來越難以對大陸民眾掩蓋的香港民眾舉行大規模遊行,以及美中貿易戰使得中國經濟在盛夏倍感「天涼好個秋!」......不難使人很自然地冒出一種預感:中共的處境不妙啊!這經濟、政治、外交的困境都已經快要把中共搞得「外焦裡嫩」了!越來越像解體前的...
成書於明朝的小說《西遊記》,歷經幾百年而不衰,雖然其中的細節很多人已爛熟於心,卻總是讓人百看不厭,可見其書之魅力絕非一般。
最近有一則消息雖然並未引起大家的足夠的關注,但應該說,它卻是和很多中國人的生活息息相關。那就是中共進一步加強了對中國民眾的私人護照的管理力度。
有個說法是,去一個國度一天,你可以寫一本書;去一個月,可寫一個章節;呆上一年,就只能寫一頁。就是說,了解的越多,可能發現內涵越豐富、水也越深,就不敢輕易下筆了。今年去荷蘭阿姆斯特丹,只呆了六個多小時,算半天吧,試著寫兩頁的觀感,姑且作為「讀萬卷書、行萬里路」的紀錄。
據日本廣播協會NHK報導,當地時間6月27日,習近平乘專機抵達日本大阪,出席20國峰會第14次峰會。當天下午兩點半左右,日本警方護送習近平的車隊,行駛到大阪和神戶高速公路的一個出口彎道處時,一輛護衛警車突然失控,撞上中央分離帶後翻車,致一警官受了輕傷。
從中共官媒和親共媒體的報道可以看出,北京正在極力地把廣大香港民眾為自由而發聲的行為貼上「反華暴動」、「受國外反華勢力指示」的標籤。根據中共的一貫手法,一旦定性之後,即可「堂而皇之」地採取一切打擊手段,包括道德的和非道德的、合法的和不合法的各種手段。
川普和習近平在G20的會晤於6月29日結束了,但看了網上各方關於這次會晤以及美中貿易戰的新聞和評論之後,可能很多讀者都覺得自己「凌亂」了。一會兒看中共官媒說北京獲得了「巨大勝利」、另美方「跪求」中方恢復談判;一會兒看獨立媒體說華盛頓實現了既定目標,仍牢牢壓制著北京......。乍一看,似乎誰也說不知清究竟是哪一方勝了、哪一方占了便宜、哪一方掌握了主動.......
共有約 1219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