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老人死後兩棟房都給二兒子 大兒子卻跪在墳前說 謝謝爹

胡老先生是風荷村的人,有兩個兒子,沒有女兒,兩個兒子相差兩歲,現在都已經長大成人,也都娶妻生子了。大兒子比二兒子家庭情況稍好一些,但也僅僅是好一點,其實相差不大。

可是,現在胡家卻是哭聲一片,大兒子胡天和二兒子胡風都趴在一座棺材前哭。原來是胡老先生去世了。其實胡老先生死得也不算突然,但是一家人仍然不能接受。而且,風荷村的人也都知道,胡家的兩個兒子都很孝順,現在都難以一下子接受父親真的走了。

胡老先生一年前就查出了肺癌,挺了一年了,現在終於是熬不到過年了。

一家人給胡老先生下了葬,辦了葬禮。一切都結束之後,胡老先生的妻子胡老太太卻拿出一張紙:「我知道這個時候我不該說這個,但這是老頭子生前囑咐我的,我一定得說。可能這個決定會對不起天兒,我是理解你爹的決定,希望你也能理解你爹。這是你爹留的遺書。」

「老頭子跟我這麼多年,沒有掙得什麼財產,現在也就剩下了這兩棟房還值點錢。老頭子的決定是,風兒家庭稍微差點,這兩棟房都給風兒,我跟老頭子還有存款十萬,就給天兒了。」

胡老先生離世後留下的房子還算值些錢。示意圖。(Pixabay)

胡天沒有說什麼,胡風卻是眉頭一皺:「娘,爹怎麼會做這個決定,大哥家不比我好多少,怎麼可以……再說了,您現在還好好的,那麼早分東西幹什麼?」

「風兒啊,我聽你爹話聽了一輩子,不至於到他死了跟他犟一次吧。你爹是肺癌,腦子不糊塗,這麼做,他有他的道理,我只是照做。天兒,你有什麼意見嗎?」胡老太太說。

「媽,我沒有(意見),我同意。」胡天說。

「你傻了?胡天!娘,爹怎麼能那麼偏心,這事我可不能幹。」胡天的妻子說話了。

「大嫂,你放心,我不會都要的,我還是跟大哥平分。」胡風說。

「風,這是咱爹的遺願,你能違背嗎?違背了就是不孝。咱爹走了,我做大哥的說了算,分給你了就是分給你了,別說什麼了。」胡天說。

「胡天,你要這麼做了,咱就離婚。」說完,胡天的妻子就跑了出去。

「大哥,這……」胡風還要說什麼。

「你別說了,你嫂子那邊沒啥事,回頭你去把那兩棟房子都改成你的名字,我就先回去了。媽,您現在一個人也別在家住了,您這兩天先去風那吧,等過兩天蘭子(胡天的妻子)氣消了,您再去我那住。」胡天一邊囑咐胡風更房名的事,一邊安排好胡老太太今後的住處。

「行,那你先去追蘭子吧。」胡老太太急忙說。

胡天回到家,看見蘭子正在收拾東西,喊著說要回娘家。其實他知道蘭子是個好媳婦,這些年對他、對孩子、對爹娘都很好,就是一下子感覺到胡老先生太偏心,心裡接受不了。

胡天上前去抓住蘭子的手:「老婆,別生氣了,這是爹的遺願。」

「爹為啥那麼偏心呢,咱倆對爹也不錯啊。」蘭子很委屈地說。

「蘭子,我知道妳很生氣,但是,爹做的這個決定,我知道,爹決定這樣寫的時候我就知道了。」
……

這個事在風荷村很快也傳開了,大家明裡不說,但是暗地裡聊天都說胡老先生偏心,兩個兒子一樣孝順,待遇卻差別如此大。人們還說胡天心真是寬,要是一般人早就受不了了,但是胡天一直都不在意。

不久,清明節就到了,胡天要到胡老先生墳前去祭拜。

清明節快到了,胡天要到胡老先生墳前去燒紙了。示意圖。(Pixabay)

胡天跪在胡老先生的墳前,點著一摞冥幣後說:「爹啊,也不知道您在那邊過得好不好,現在家裡挺好的,您在那邊不用操心。那兩棟房子風兒也收下了。雖然我知道他是打心底裡不願意,因為我知道他也很孝順。謝謝你!爹,但是也得跟你說聲對不起啊!爹,讓您去了那邊還背了一個偏心的罵名,這也是兒子不孝的一次吧。」

胡天想起在胡老先生死前兩個月的那一個晚上,他來找爹,卻看見爹坐了起來,在桌子旁邊拿著筆在寫什麼,娘也在旁邊。兩個人像是在說著什麼話,寫了一會兒,爹又換了一張紙重新寫。胡天勉強聽清了他們的對話:

「老伴啊,這樣做對天兒是不是太不公平了,畢竟那可是咱的親兒子啊。」胡老太太說。

「我想,天兒他會懂得。當初兩歲的天兒剛會走路,我們倆買東西,一個沒看住他就跑到了大路上,我們倆看見的時候路上的一輛轎車已經快到天兒的身邊。我們來不及去救了,當時我們都快被嚇死了。」

「可是當時風兒的母親卻是一下子推開了天兒。可她救了天兒,自己卻喪身了,只留下幾個月大的風兒躺在嬰兒車裡。我們後來也查過,可是她根本沒有親人了,我們就收養了風兒。」

「這麼多年了,我們一直把他當成親生兒子一樣看待,希望這個祕密隱瞞一輩子,讓他一直開心地活下去。他也算是天兒的救命恩人,這本來屬於天兒的東西給他也是應該的。」

「唉,好吧,只希望回頭天兒不會怨我們才好。」胡老太太嘆道。

剛說完,「吱呀」一聲,胡天推門進來了:「爹,娘,你們剛剛說的都是真的?」

「天兒,你都聽到了?那就算了吧,讓你早知道也不是什麼壞事。」胡老先生說。

胡天站了一會,走到胡老漢的桌前,看見紙上寫著:胡天,房子一套。胡風:房子一套,存款二十萬。

胡天看見紙上寫著:胡天,房子一套。胡風:房子一套,存款二十萬。示意圖。(Pxhere)

胡天對著父親說:「爹,改了吧,改成胡天存款十萬;胡風房子兩套;還剩下那十萬塊錢就留給娘了。就這樣了,爹。」

「天兒,你……」胡老先生說。

「別說了,爹,就這樣了,這個祕密我也不會讓風兒知道的,只不過爹您就得背負著一個偏心的罵名了。」

胡老先生哭了,最後寫下了遺書。
……

胡天在胡老先生的墳前燒完紙,又說了一聲:「謝謝爹!」

胡天離開墓園,現在他只知道,胡風一輩子都會是他的親弟弟。

——轉自網絡

責任編輯:任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