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為鑒
在千年神傳文化的沃土中,誕生了史上最公平的選官制——科舉制。
科舉是中國古代發明並實行的一種通過考試來選拔官員的制度。
不僅當權者要為發生的罪惡承擔責任,而且那些缺乏勇氣說真話者,助紂為虐者也將被後世唾罵。
武鳴縣(現屬南寧市的武鳴區)位於廣西的中南部,距南寧市區32公里,文革中屬南寧地區管轄的一個縣。這裡的地勢自東北向西南傾斜,四周為高山、丘陵與山地,中部為盆地、低山、階地、平原錯綜其間,大明山即位於該縣的東北部,河流成羽狀分布,以武鳴河為主。 據史料記載,該地置縣始於隋代開皇11年(紀元591年),時稱武緣縣。唐、宋年間雖幾經更置縣名,但自明清以來仍以...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之子於歸,宜其室家。三千年前的先民們,用樸素而熱情的筆調讚頌了女子出嫁的場景。成家後,男子在外建功立業,女子在家相夫教子,同甘共苦相伴一生。原本是傳統家庭中平凡而和美的生活,卻在當今社會中被解讀成女性的悲劇。
1993年2月,巫寧坤的英文劫後餘生回憶錄A Single Tear(《一滴淚》)在紐約出版。好評如潮,並入選《紐約時報》當年遴選的七部「值得一讀的書」。
李大釗是為中共建政做出「突出貢獻」的百名人物之一,其突出貢獻是什麼呢? 李大釗是中國共產黨主要創始人之一,是共產國際的成員及其在中國的代理人,李大釗是以蘇聯控制下的共產國際的代言人的祕密身分,指揮共產黨的北方黨務。為蘇俄及共產國際赤化分裂中國積極賣命。李大釗之死也與蘇共密切相關,1927年因裡通蘇聯顛覆中國政府,遭張作霖控制的北洋政府逮捕後處決。
根據英國政府公布的絕密檔案:為避免受到文革衝擊,「六七暴動」後,英國曾兩度考慮提前撤出並歸還香港。可見中共左禍亂港至深。
1912年1月1日中華民國正式成立後,4月22日下達的《大總統袁世凱命令》和5月頒布的《中華民國約法》中強調對西藏的主權,而非英國所說的宗主權。1913年初,十三世達賴喇嘛宣布獨立後,但未得到世界上大國的認可,袁世凱派遣軍隊收復對西藏的主權。
「當時在北京木樨地站滿了學生和市民,鎮壓部隊開槍第一撥兒子彈是橡皮子彈,那時大家都沒有跑開。後來射出真弾時不斷有人流血倒下,人們才意識到政府真對人民下狠手了,群情激憤。即使這樣,民眾也不退縮,躲到長安街兩側的樹木叢後面。那天到底犧牲了多少人沒人知道。」這是一位見證六四的阿姨不久前對筆者說的。
還有一些國學大師,看清了中共的本質,在大陸淪陷於中共之前,遠走他鄉。
凡是讀過巫寧坤先生回憶錄《一滴淚》的人,對書中描述的「我歸來、我受難、我倖存」的受難過程,我想都會留下難忘的印象。
與郭沫若相比較,還有一些國學大師因為傳統知識份子的傲骨,並未向中共完全屈服,而遭到中共殘酷迫害。
中國傳統社會講「士、農、工、商」四個階層,其中「士」簡言之就是知識份子。
美國人口只占全球4%,但經濟規模占24%,軍事占近40%,諾貝爾獎占40%!美國的資源、面積、人口都不是世界第一,建國歷史又只有短短二百多年,為什麼能建成這樣強大的民主國家,而且是世界唯一超強?
無論是紅色中共的過去和現在,都是一個欺天欺世的謊言。人們忘記了這是一個非法的,入侵的政權,是前蘇聯的第七縱隊一手成立的傀儡政權。把中國共產黨等同於中國是一個彌天大謊。紅色中共偷天換日,把70年的共產黨等同於五千年的中華文明,而中共所營造的當下卻是一個巨大的謊言,一個「偽現實」。豎立在謊言的流沙上的,不堪一擊的偽現實。
30年前的一個春天,北京。數百萬人打著「我們來了!」、「德先生」、「不自由毋寧死」、「民主萬歲人民萬歲」的橫幅、手挽手,潮水一般湧向天安門廣場。廣場上,幾十萬大學生為了反官倒、腐敗而絕食多天。
在國軍的平叛和談判下,新疆三區叛亂終被平定,蘇聯見拿不下新疆,但並不甘心,其後製造的中蒙衝突中支持外蒙古,還意圖進犯新疆,重新控制新疆地區。
1950年6月11日,台灣台北《中央日報》報導了震驚海內外的「吳石案」的庭審和行刑過程。
史稱「十年浩劫」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給中華民族帶來了深重的災難,對中國人民產生了深遠的影響,而這只是「黑暗、血腥、恐怖、殘忍」的毛澤東時代的一部分。儘管中共也承認文革是由毛澤東「錯誤」發動和領導的,但是說「被林彪和江青兩個反革命集團利用」似乎就有些牽強了,就算是被那兩個反革命集團利用,那麼在長達十年的時間裡,所謂的「革命家」為什麼沒有及時發現並且制止。如果能...
成語「求同存異」本意是找到共同點,增加彼此之間的親切感,同時包容個性的差異,互相尊重。而中共常說的「求同存異」,歷史證明它的實質就是滲透、同化、鯨吞,中共一旦騙取對方信任後,在所謂的合作中完全不講任何道德信義,用盡一切手段滲透、控制對方,謀取最大化利益。好比寓言故事中那頭得寸進尺的駱駝,先把頭伸進主人的帳篷裡暖和暖和,接著又把脖子、前腳、整個身體擠進帳篷,最...
筆者研究盛世才與新疆問題及三區叛亂時,發現許多被中共歪曲的歷史事實,特別在《錫礦協定》,成立突厥斯坦蘇維埃共和國問題,盛世才願和蘇聯「重修舊好」, 全是對中共蘇俄主子的譽美之詞。現在應把這些問題羅列如下:
當榮高棠來到病床前,兒子已處於彌留之際,見到父親,幾乎已說不出話,只是淚流滿面,艱難而急促地喘息。最終父子陰陽兩隔。兒子剛一咽氣,榮高棠又被送回了關押地,他「久久地沉浸在悲哀中」。
上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中共發動的大躍進和人民公社化運動,導致中國發生了中國歷史上乃至世界歷史上最嚴重的一次大饑荒,將那時的中國變成了人間煉獄,將中華民族和中國人民拖入了苦難的深淵。大躍進給民族造成的損失不是開一次七千人大會就能夠彌補的,大躍進給人民造成的災難不是毛澤東在會上做一次自我批評就能夠一筆勾銷的,人總要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
盛世才的岳父邱宗浚在盛世才1944年9月調離新疆後,自覺失去靠山,為避仇家追殺,舉家自迪化(今烏魯木齊)移居蘭州。 1949年盛世才已到台灣,他致電他岳父「請全家早來台灣,避免將後為共產黨人及仇人所害」。 1949年5月16日深夜,邱宗浚家十一口全部被殺死,牆上留下血寫的一行字:十年復仇一日雪。此為邱宅大血案。 該案系前東北籍軍人所為,東北...
一份1980年10月至11月,中共中直機關討論歷史決議(草案)簡報,是由新華通訊社、人民日報社聯合整理的,內中披露了中共高官對毛澤東、華國鋒等中共黨魁的真實看法,足以顛覆中共一直以來的愚民宣傳。
蘇共從20世紀20年代開始插手新疆,妄圖將其「外蒙古」化,建立一個脫離中國的、為蘇聯控制的獨立地區,或者一個象外蒙古那樣的「社會主義國家」。
二十年來,中共迫害法輪功,製造的大大小小的冤假錯案命案,所依據的信息都與特務炮製的假情報有關。本來,一個政府使用特務手段對付正信團體,就已經夠荒唐可恥的了,可中共特務變本加厲,炮製假情報嫁禍加害法輪功,可見中共的邪惡和卑鄙。
去過北京天壇的人都知道,那是清朝皇帝祭天的地方。
「文革」期間,因為不肯交出郵票,他還為此挨了不少批鬥。好在最終保住了郵票,「我將一千多枚蘇聯早期郵票裝到瓦罐裡,埋到郊外的一棵大樹底下。」
共有約 3281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