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企業奮鬥史:陸王(下)

作者:池井戶潤(日本) 譯者:葉韋利
日本足袋鞋。

日本足袋鞋。(公有領域)

  人氣: 10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續前文

第2章 塔拉烏馬拉族的啟示

1.

「這個嘛,倒也不是不可能啦!我們以前的確推出過馬拉松足袋呢!」

隔天早上,在社長室聽完宮澤提出來的點子後,富島啜著茶說道。

「當年甚至還有人穿著足袋跑奧運咧!我記得金栗四三就是穿著足袋參賽。」

「玄叔,你知道得真多。」

富島出乎意料的博學,讓宮澤大吃一驚。

其實,宮澤昨晚調查後才知道,金栗四三穿著足袋跑馬拉松,是一九一二年斯德哥爾摩奧運的事。

當時金栗因為長途舟車勞頓,再加上於比賽時中暑而棄權,最後並未抵達終點。當時金栗在途中失去意識,受到農家的照料,卻未通知主辦單位,因此在這次奧運中的紀錄只留下「失蹤,下落不明」。

後來相隔超過半世紀,直到一九六七年三月,才以紀念儀式讓他在形式上抵達終點,並留下奧運馬拉松史上最慢的紀錄「五十四年八個月六天又五小時三十二分二十.三秒」。

在紀念儀式上,金栗發表精采的感言:

「在抵達終點的路上,我已經多了五個孫子。」

「金栗選手的故事,我是聽老社長常說才知道的。」

「老爸竟然⋯⋯」

真想不到。而且小鉤屋也推出過馬拉松足袋,卻在宮澤父親那一代「停產」了。印象中是以地下足袋為基礎,在前面搭配鞋帶。鞋尖分成兩趾,顏色是白的。大概是介於運動鞋和地下足袋間的設計。

「我猜工廠裡應該還留著以前做的產品吧!可以請你找出來嗎?我想看看馬拉松足袋究竟長什麼樣子。」

富島看起來興趣缺缺。

「馬拉松足袋應該沒辦法成為主要獲利產品吧!要是有潛力的話,當年就會繼續生產了。就算有所謂時代潮流,結果還是不敵運動鞋啦!」

富島似乎認為,事到如今,就算讓馬拉松足袋復活,也沒什麼意義。但所謂時代潮流,不就代表流行的項目會再度改變嗎?從足袋到運動鞋,再從運動鞋到足袋,那款「FiveFingers」就是個好例子。

「說不定是這樣沒錯,但我還是想多思考看看。」

宮澤一說,富島便瞇起眼,隔著香菸的煙霧直盯著宮澤瞧。

「你要做馬拉松足袋嗎?」

「還不知道會怎麼樣。不過,如果這種鞋款暢銷的話,專門用來跑步的地下足袋也沒理由賣不好吧!」

宮澤用指尖敲敲從網路上列印下來的「FiveFingers」照片。

「真搞不懂現在的年輕人在想什麼。」富島回應。

「又不是要你來構思新產品,就看看嘛!我也很了解公司的狀況啦,盡量不亂花錢,這樣總行了吧!」

對於掌管公司會計的富島而言,多餘的開銷最令他頭痛。宮澤自己其實也沒打算投入不必要的花費。畢竟萬一資金不足,到時候得籌錢的可是他本人,這是可想而知的。

「我們不能只做足袋嗎?」

話雖如此,富島的臉色還是不好看。

「不是不行,但光做這個沒意思啊!首先,太無趣了。」

宮澤一說完,富島便回應「無趣的事情做個一百年也會成為工藝」。

真是個老頑固。

「我們公司在一百年前開始生產足袋時,也是有樣學樣啊。考慮到將來的發展,要守護老傳統,就不能只做這些老掉牙的事情。」

宮澤說著,突然看到有訪客走進辦公室。

是埼玉中央銀行的坂本。

「早安,兩位好。」

他一看到宮澤,遠遠的便點頭示意。大概是來拿融資案需要的資料吧!

「好啦,我得先去為眼前的貸款努力了。」

富島從社長室的椅子起身。

「講到金栗,要是真有金栗子就好囉!」

富島說著掃興的冷笑話,抱起桌上的一疊資料,往坂本等候著的辦公室走去。

「怎麼樣?肯不肯借我們啊?」宮澤問。

跟富島開完會後,坂本來到大門敞開的社長室門口探頭張望。宮澤兩天前才去申請貸款,不可能這麼快就有結論,這當然是句玩笑話。

「請再給我一點時間好嗎?」

但坂本是個不折不扣的銀行員,一臉嚴肅地認真回答。

「我知道啦!來喝杯茶吧!」

「打擾了。」

坂本打了聲招呼後,便走進社長室。一看到放在桌上的照片,立刻脫口而出:

「喔,這是『FiveFingers』吧。」

「你知道啊?」

這反應出乎宮澤意料之外,他驚訝地反問。

「最近流行的鞋款嘛!社長您要買嗎?」

在坂本對面坐下的宮澤,重複說了一次剛才與富島說的那番話。

「前幾天聽了坂本先生的建議後,覺得不如趁這時候考慮一下新的業務內容。」

「這個想法很好耶!」

沒想到坂本立刻以興奮的語氣回答。

「不知道會推出什麼樣的馬拉松足袋,真令人期待。」

「不過,也做不了太大規模的改變啦!」

自己說這話好像沒什麼志氣,但的確是小公司的挑戰。沒有資金,也沒有人力。

「我想,按部就班,就先從研究跑鞋開始吧!雖然看起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應該有嘗試的價值。」

足袋與運動鞋相似卻又不同。要說能將小鉤屋的技術套用在製鞋上的,頂多只有縫製技術吧!想到這一點,萬一遇到需要大量生產時,可不能繼續用一百年前的縫紉機。話說回來,現階段擔心這種事情也沒用。

「研究競爭商品是理所當然的,但是不是也有必要先了解跑步的原理呢?」

坂本指出一項重點。

「剛才說到的這款『FiveFingers』,並不是為了標新立異的訴求才製作的,而是有確實的跑步理論做為依據,才開發出這樣的外型。如果當初只是研究了其它跑鞋,絕對想不出這種款式。既然跑鞋是用來跑步,我認為必須先了解跑步的原理。」

說得真有道理。同時,宮澤對於一時興起沖昏了頭、絲毫未曾冷靜思考該做什麼的自己深感反省,想法未免太短淺了。

不過,說是要研究跑步⋯⋯該從哪裡著手呢?宮澤一無所知。

不如先找幾本這方面的書來看看吧!

正當他心裡盤算時⋯⋯

「我有認識的跑步教練,可以介紹給您。」

坂本伸出了援手。

「可以麻煩你嗎?」

「當然沒問題。我先告訴對方這件事,看他方便的時間。」◇(節錄完)

作者簡介

池井戶潤

1963年生於歧阜縣,畢業於慶應義塾大學。

從小喜愛閱讀推理小說,於是立下志向,以獲得江戶川亂步獎為目標。1998年以《無底深淵》一書獲得第44屆江戶川亂步獎、2010年以《鐵之骨》獲得第31屆吉川英治文學新人獎,2011年時再以《下町火箭》獲得第145屆直木賞。

由於人物形象生動,再加上主題容易讓人產生共鳴,許多作品皆已改編為影視作品,包括「半澤直樹」「下町火箭」「女銀行員花咲舞」系列,以及《七個會議》《飛上天空的輪胎》《陸王》等。

——節錄自《陸王》/ 圓神出版公司

《陸王》/ 圓神出版公司提供

(〈文苑〉登文)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白色足袋
    同樣是穿在腳上的產品,但業界不同,竟如此天差地遠啊。宮澤感觸良多,這時他看到跑鞋架上展示的一隻鞋。
  • 唐美雲出身歌仔戲世家,感於父母對歌仔戲的熱愛,不忍見其逐漸沒落,故投身歌仔戲成為一代名伶。
  • 足袋
    埼玉縣行田市的「小鉤屋」是家擁有百年歷史的足袋製造商。「歷史悠久」聽起來很了不起,但說穿了,小鉤屋不過是一家小型地方企業。在時代的沖刷下,業績持續低迷,隨時倒閉都不意外。
  • 唐美雲戲演得好不說,出身戲曲家庭,她對於自己的生命角色有深深的承擔,更有深深的自覺。她成立戲班,培養後進,年年推出新戲,作可能的探索卻永遠不忘戲曲的立基,她將全副心力何只花在表演上,更直顯一個演員在生命承擔與文化重振上的可能角色。
  • 雖然我從小就想成為作家,但不知不覺間,竟然已過了這麼多年。當然這全要怪我自己懶惰;但另一方面,我的小說與「如何活下去」這個問題密不可分,為了找到答案,我必須花費很長很長的時間才行。
  • 父親說的沒錯,自己的人生只能靠自己開拓。但到目前為止,原島卻從沒有「開拓人生」的感覺。他只是搭上這班無趣的上班族列車,為了避免急轉彎時翻車而不得不緊抓著不放。
  • 你,究竟是為了什麼而工作?以中小型企業為舞台的故事,陪著你直視那些假裝看不見的職場醜態。
  • 那一年的冬雪讓我樂歪了。雪可以支撐我的體重,就像水一樣,只是更冰冷,感覺更暢快。我會站在外頭的雪地,閉上眼睛,舒服到我覺得自己可能睡著了。
  • 我很喜歡一句話:「做一個懂得世故,卻又不世故的人。」我們懂得人性的黑暗,但我們不用黑暗面去對人。
  • 世上有所謂「惡魔的呢喃」,在我這樣的精神狀態中,所謂的惡魔肯定就是我自己。這呢喃就是精神即將因為壓力而崩潰的聲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