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為何陸民打高分爆紅

社會寫實劇《我們與惡的距離》描述一場無差別殺人事件後,來自不同領域的人們如何看待這場悲劇。(授權影片截圖)

人氣: 1566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4月23日訊】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4/21晚上播出大結局,收視創新高,OTT線上影音平台更湧入近400萬連線數,佳評如潮。戲劇內容主要探討社會議題與人性議題,在中國意外爆紅。

不少中國網友感嘆,我們講同樣的語言,面臨同性質的社會議題,台灣可以,中國卻不敢拍,也拍不出能如此剖開現實的劇集,希望台灣保持文化上的獨立性。

由台灣公視推出的社會寫實劇《我們與惡的距離》,故事主要描述一場無差別殺人事件後,社會大眾如何看待這場悲劇的不同角度。

在暗黑的戲院,槍聲響起,一名持槍者隨機槍殺了將近10條人命,撕碎了無數幸福的家庭。隨後的劇情以這名持槍者作為核心人物,慢慢帶出他的家庭和被害人家屬,以及媒體和律師等不同角色在這起案件裡的立場。

3月24號《我們與惡的距離》首播,就創下了收視佳績的戲劇,開啟大眾對社會議題的關注。目前這部電視劇並沒有在大陸上映,卻意外爆紅。中國網友透過各種途徑同步追劇,《我們與惡的距離》在「豆瓣網」上獲得9.4分的高評價,創下今年華語戲劇最高分。

《我們與惡的距離》於「豆瓣網」獲9.4分,為今年華語戲劇最高分。(授權影片截圖)

大陸資深媒體人宇明:「前幾年,韓國拍過一部電影叫『與神同行』,那裡面講的其實都是中國文化。陰間、閻王、善惡、道德,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東西完全是中國的傳統文化中的內涵。但是韓國人把它拍出來的時候,很多中國人很震驚,很震撼。因為中共不會讓你拍這些東西,所以我覺得這些可以在中國火紅也是必然的。」

廣州媒體人李思磐接受台灣《聯合報》採訪時表示,這個現象可能與中國在過去1年,發生了多起無差別殺人事件有關。她表示,新聞在中國正在式微,即便是在社交媒體上討論公共議題的空間也越來越窄。台灣公共電視這齣戲在中國引起民眾關注,某個層面發揮了替代性公共論壇的作用。

大陸的文化不若台灣自由,在那的文學作品需為中共歌功頌德。(授權影片截圖)

旅美時事評論員邢天行表示,這部電視劇能夠引起大陸觀眾的共鳴,主要因為是它所涉及的問題,也是大陸民眾所關注的問題。

旅美時事評論員邢天行:「台灣的文化,是比較自由的一個文化氛圍。它的創作者可以去追問這個社會問題,在探討問題當中,它所涉及抨擊的層面,當局也不會因為這個去搞一言堂,去治罪。可是這一點在中國大陸來講,幾乎現在是不可能得到的,也是大陸已經被劃死了。你的文學作品要展現中共所謂的正面那方面,其實也就是說,要為中共歌功頌德的。」

大陸資深媒體人宇明認為:「大家為了生存,只能創造那些共產黨喜歡的題材。」(授權影片截圖)

大陸資深媒體人宇明認為,在中國大陸幾乎看不到探討人性議題的電視劇了,「中國的影視劇的審核制度,基本上就被扼殺了中國影視創作人的空間,所以大家都沒辦法,大家為了生存,只能創造那些共產黨喜歡的題材。」

宇明表示,中國影視節目在中共的審核制度下,現在連宮廷劇都被拒了,現有的幾乎都是抗日劇或者歌頌共產黨的題材。

責任編輯:陳安

評論